崛起于千播大战,困于“美女露腿”,花椒直播争议中寻求上市 – 财经资讯(游戏新闻)

就算从不了解电竞,上周末EDG夺冠,也绝对刷了你的屏。

这场英雄联盟S11赛季的冠军争夺战,创造了英雄联盟历史上观看人数最高的记录,全球有超过5.5亿观众观看了这场大战。

在B站、斗鱼、虎牙等直播平台,各大英雄联盟直播间人满为患;微博、朋友圈更是刷出了近乎“过年”的氛围。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曾获称“年度最具商业价值直播平台”的花椒,对此话题却表现得十分冷淡,放着如此巨大的流量池不用,花椒直播到底在想什么?

作为昔日“千播大战”的幸存者之一,花椒直播主体花房集团在近日递交招股书,亮出业绩家底、拥抱资本市场。但先于花椒上市的同行们表现似乎并不理想,YY直播36亿美元被百度收购;虎牙、斗鱼合并计划失败;港股上市的映客直播,股价已从最高点的5.48港元跌至如今的1.40港元,市值也只有28亿港元出头,距离其巅峰109亿港元市值已缩水七成。

如此情境下,花椒上市之路显得扑朔迷离。

1、崛起于千播大战

2015年360公司尚处于私有化进程中,敏感的周鸿祎抽出部分精力开辟出网络直播业务,当年6月花椒直播APP正式上线。

此后,周鸿祎没少为花椒直播摇旗呐喊,甚至在身处“绝境”时也没忘了下场直播一下。当年8月25号晚上,360手机发布会刚结束,周鸿祎乘坐的宝马730汽车就开始冒烟燃烧。然后老周迅速掏出手机,打开自己的“花椒APP”开始直播,还不忘发条微博,并带上了#花椒直播#的标签Tag。

直播引来了王思聪的围观,让“花椒”的热度又冲高了几个量级——拍摄用的是360旗下的奇酷手机,直播用的是360投资的“花椒”平台,宝马着火又有“马上火”的彩头,这一波操作下来,老周“秀”翻全场。

在老周为花椒不遗余力站台的同时,各大直播平台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2016年,移动直播成为风口,“千播大战”也正式打响。有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5月直播上线平台一共有116家,年底上线平台超400家。甚至有业内人士表示,在直播最火的月份里,每个小时都有3家直播平台上线。

这一年被认为是“移动直播元年”。

范冰冰周鸿祎“花椒之夜”卖萌

2016年9月花椒直播大办“花椒之夜”,一身红衣的周鸿祎和大明星范冰冰先后登上舞台,随后周鸿祎宣布范冰冰入职花椒直播担任首席体验官。

那个时候的花椒直播风光无两,柳岩、王祖蓝、李维嘉、华晨宇、沈梦辰、郑钧等国内知名艺人先后入驻,泰国当红明星李海娜、本山传媒家族、编剧于正等也加入其中,韩国演员宋仲基台湾粉丝见面会也选择了在花椒上直播。

尽管周鸿祎亲自站台,并频频造势,一众明星也极力捧场,但在直播风潮盛行的时期,花椒直播的势头还是低于YY直播、斗鱼、虎牙等头部平台。据艾媒咨询当时数据显示,花椒直播市占率约为1%,处于第二梯队。

当时满大街都是视频直播,同质化严重,市场愈加饱和后,如何留住用户,如何持续发展成为首要解决的问题。野蛮生长之后,看不到希望的投资人不再追投。

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2017年直播行业只有3次融资,大量无钱可烧的平台纷纷转型或倒闭,直播大潮开始褪去。

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直播大潮已褪的2019年,六间房与花椒直播宣布合并,一个根植PC端,一个主攻移动互联网,由此组成了新的在线直播娱乐平台花房集团。

2018年-2020年,花房集团的收入分别为19.93亿元、28.31亿元、36.84亿元,营收持续增长。

但对比几家同行们的2020年业绩,花房集团的营收则显得不太好看,游戏直播平台斗鱼、虎牙2020年的营收都在百亿人民币左右,是花房的3倍左右,映客直播2020年的总营收为49.5亿元,差不多是花房的1.3倍。

此外,花房集团高度依赖音视频直播业务,2018年-2020年,公司自直播服务中产生的收入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99.2%、99.6%、99.6%,基本上是靠“一条腿”在走路。

图片来源:招股书

作为娱乐直播界的“元老”,九成营收靠直播的花房正在被高额的推广及广告开支拖累。2021年前八个月,花房集团销售及营销开支达到3.67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2.85亿元大涨28.77%。

同时,直播行业作为网络安全监管的重中之重,一直备受各个相关部门重视。

2、失控的“擦边球”策略

招股书显示,花房集团旗下拥有花椒直播和六间房两大主力产品。

其最大的经营亮点就是“美女直播”。在百度搜索引擎输入“六间房”后,我们可以看到六间房的官网信息为“六间房直播——同城高颜值女神视频直播平台”。而花椒直播官网上,也可以看到不少美女主播。

花椒直播首页截图

在荷尔蒙的吸引下,公司获得了一大批忠实粉丝,截至2021年8月31日,花椒和六间房分别有2.07亿名和0.77亿名累计注册用户。但在经济利益(打赏分成)的刺激下,某些美女在直播时搞起“擦边球”,引发监管层注意。

这几年,花椒直播因“传播低俗庸俗内容,未能有效履行企业主体责任”,被有关部门约谈。而六间房也被监管部门多次约谈,这成了悬在花房集团头顶的一把利剑。

2016年,北京市网信办在监管中发现,属地映客、花椒、一直播、小米直播、六间房、快手、在直播等网络直播平台均存在一定问题,如用户账号昵称、头像、签名等信息不规范,直播内容包含色情低俗、扰乱社会秩序等违法违规内容。

2017年5月,针对媒体曝光的部分网络表演平台提供淫秽色情网络表演、“花椒”直播平台提供散布谣言和扰乱社会秩序的虚假故宫直播行为,文化部给予“花椒”行政处罚。同年底,号称“国内极限高空运动挑战第一人”的吴永宁坠亡,经法院认定,花椒直播曾邀请吴参与代言活动,曾借助吴永宁的知名度进行宣传,邀请其拍摄相关视频作推广活动,并支付了其酬劳,对其持续进行该危险活动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故对吴坠亡存在过错,并被法院判罚赔偿一定金额的罚款。

今年2月,因“花椒网”注册主播的直播表演过程中含有性暗示内容,危害社会公德。花椒直播又被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罚款1万元。

如果以上针对直播内容本身的错误属于平台审核问题,那么花椒直播以下的错误则彻底激起了消费者的反感。

2018年1月13日,花椒直播推出“百万赢家”游戏活动,在当天12点场的第6题中,花椒将香港和台湾作为国家列入了答案选项。随后北京市网信办就“百万赢家”活动将香港、台湾作为国家列入答题问题依法约谈花椒直播相关负责人,责令全面整改。

花椒直播截图

今年2月9日,国家网信办、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规范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意见主要针对直播领域中存在的“激情打赏”、“高额打赏”以及未成年人打赏三大现象做出了明确监管。

随着直播监管持续趋严,花椒和六间房这类主打美女直播的平台更是蒙上一层阴影。

3、直播平台的未来是什么?

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曾举办一场名为“直播的格局与陷阱”的论坛活动,花椒直播、YY直播、Yi直播、熊猫TV的直播相关企业负责人均到场发言。

论坛上,不少嘉宾认为打赏会成为直播的主要变现路径,但周鸿祎却在论坛上“唱反调”。他认为打赏不应该是直播最主要的商业模式,可以更加多样化。

不过眼下看来,周鸿祎领导的花椒直播似乎自己依旧靠着直播和打赏来变现,仍未探索出多样化的变现路径。

但是花房集团已经在尝试走向海外市场。招股书显示,国际产品HOLLA Group是2020年12月被收购至花房集团的,旗下有HOLLA和Monkey两款主打视频交友的APP,主要用户来自欧洲及北美地区。

招股书显示,2020年下半年Monkey在APP Store的美国自由社交网络应用程序排行榜中位居前五。截至2021年8月31日,HOLLA及Monkey的注册用户达8530万名。

但出海真的是直播平台发展的终极路径吗?

根据美股上市公司欢聚的财报,截止今年二季度末,旗下海外直播平台BIGO(含Bigo Live,Likee和imo)的总付费用户达158万,同比增长12%;平均每用户收入316.0美元,同比增长23.9%。按照其财报的说法,正是得益于BIGO收益的增长,欢聚二季度营收同比增长39.7%至6.671亿美元,直播收入增长至6.296亿美元,毛利润和毛利率也都大幅增长。

表面看来,在疫情给全球带来的不确定因素下,这个成绩十分亮眼。但是当出海成为所有企业的共识后,Uplive、Live.me、YY直播、Likee、Yome Live等拥有中国基因的直播产品都看准了海外市场,再加上抖音、快手两个小巨头,未来这场出海直播大战只会越来越残酷。

于是,和国内相似的一幕大概率会在海外重演——竞争激烈导致营销支出水涨船高,头部主播稀缺导致签约费只增不减,用户留存率过低又迫使各大平台不断做推广甚至买量。

从市场发展的规律来看,平台经济容易形成赢者通吃的现象。由于头部平台具备规模效应、网络效应、财富效应、指数增长效应,所以这些平台拥有大量的数据资产、累积巨量用户、甚至形成垄断。

“要么大、要么死”可能就是如花房集团一样的二线直播平台的宿命,正应了网上那句:互联网的赛场上,前三名之后都是零。

就像刚刚过去的EDG狂欢一样,对于花房直播来说,热闹是属于他们的。

(作者 | 唐飞,编辑 | 贝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