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礼辉:须警惕美国有条件批准Libra

01月14日 10:06
热度:5929

“地缘政治,或者说大国间的经济金融竞争,也许会让美国有条件批准Libra。”中国银行前行长、第十二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委员李礼辉对财新记者如此表示。

在1月13日北大国发院举办的“数字货币未来”研讨会暨《数字货币-领导干部读本》发布会上,李礼辉表示,目前为止,Libra在美国国内也还受到很多质疑,包括来自美国的政客和政府部门,“但在法规之外,到底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打动美国的政府、政客的?我觉得应该是国家的经济金融战略。”

2019年10月23日, Facebook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就Libra稳定币项目在美国国会众议院接受了超过六小时的听证。在回答议员们提出的一系列问题过程中,扎克伯格强调的了四个方面:一是推出Libra并是不想创建一个全新的主权货币,它只是一个全球的支付系统。而且在其储备金中,美元会占绝对的最大比例。二是Libra会扩大美国的金融领导地位,以及世界各地的民主价值观。三是如果美国不进行创新,美国的全球金融领导地位就可能被削弱、无法保证。第四点与中国直接相关,“中国在技术创新的某些方面已经超过了美国,部分金融基础设施(他指的应该是支付宝、微信支付)已经领先于美国,所以美国必须建立更现代化的支付基础设施。”

“这现在差不多变成美国非常流行的一种语言形态。”李礼辉直言,“所以如果美国试图保持金融霸权地位,并夺取数字货币的全球主导权,就可能对Libra给予附加限制性条件的行政核准,比如要求Libra锚定的主权货币篮子中,增加美元的比重到三分之二,甚至70%左右,以符合美元在全球的货币霸权地位。另外,也可能会要求Libra遵循美国及西方多数国家关于反洗钱、反恐融资、反逃税的法律规范。这个可能性我认为是存在的。”

在由人民日报出版社编辑出版的《数字货币——领导干部读本》收录的一篇署名文章中,李礼辉亦写道,美国近几年陆续颁发数字货币牌照和电子钱包牌照。在法律上,似乎没有足够的理由简单拒绝Libra的申请。

“我们必须更加警惕的是什么?”他续指,“我刚才提到的全球性的数字货币可能会导向金融颠覆”,表现在“超主权”和“超银行”两方面。“超主权”方面,货币作为一般等价物的地位本质上取决于公众的信任。他说,所以弱小的国家若遭遇重大经济困难,其主权货币就可能失去国民信任,被超主权的全球数字货币替代。同时,发达经济体的主权货币在他看来一般不会退出货币舞台,可能成为超主权货币的锚定对象。而在主权货币与超主权的全球货币之间,主次地位可能会更替。

此外,全球有可能会出现几个势均力敌的超主权数字货币系统。他还认为,全球流通的超主权数字货币,也许不会再有明确的国别标签——像Libra,其在瑞士,而非美国注册。但最重要的是公众认可的、全球性的商业信用和数字信任。

“超银行”方面,李礼辉称,Libra的目标是提供可以覆盖全球各个角落的点对点、端对端的交易和转账平台,形成可覆盖全球的金融基础设施。“所以它很有可能从支付清算入手,逐步进入储蓄、融资、投资、保险、资产交易等等领域,渗透平民大众的经济生活。一旦走到这一步,就真的不再需要商业银行,不再需要第三方支付机构,它们可能会全面争夺整个金融业的市场。”

在《数字货币——领导干部读本》书中,目前担任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的李礼辉还提及,这也可能影响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人民币如果未能纳入全球性的数字货币体系,未来的影响力范围就有可能被削弱。

2019年9月,在回应德国议员的一封信中,Facebook 表示,Libra锚定的篮子货币将包括美元、欧元、日元、英镑和新加坡元,不包括人民币。其中,美元将占一篮子货币比重的50%。“所以我自己觉得数字货币是很有可能重构我们的金融模式和货币体系的,这是现实的挑战,也是未来的机遇。”李礼辉说道。

担任该场研讨会主持的北大国发院教授、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就此表示,未来的数字货币格局还存在一些不确定性,但“如李行长说的,数字货币其实以后就会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存在。不管是Libra等稳定币,还是主权数字货币,只要真正成功落地,我们的金融和货币体系就会被彻底改写,这确实是既令人振奋,也令人紧张的一个事情”。

在同场讨论中,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均表达了对数字货币,也包括目前国内发行央行数字货币“中性偏负面”的看法,称这一做法短中期内收益不大,却挑战重重。

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与否,应更多考虑短中期,还是长期?李礼辉对财新记者表示,从现在的发展趋势看,还是要关注未来、中长期的趋势。目前,在跨境支付、全球性货币等领域,还是存在很多限制,包括各国的外汇、合规管控,可能会限制数字货币的应用领域。但讨论金融问题,需要关注未来五到十年。

中国更有必要讨论、研究这个问题。李礼辉认为,数字货币在未来全球数字经济竞争中一定会居于核心地位,所以很有必要抓紧研究“发行中国主导的全球性数字货币的可行路径和实施方案”。该货币可以是由央行主导的,也可以是由企业,包括重要银行或民营机构主导的。“这可能是我们面向未来的态度。”

黄益平在《数字货币——领导干部读本》书中撰文表示,短期内,中国官方与业界对Libra不必过于紧张。但数字货币是一项长期性的竞争,必须未雨绸缪、主动应对。他称,Libra白皮书发布以来,一种甚嚣尘上的观点是,中国政府应直接或者支持中国企业发行跨国数字货币予以抗衡。但以国家的名义发行一种跨国数字加密货币,技术是不是已经成熟、有没有充分的国际交易场景,这些都是问题。“在企业层面,中国企业基本上都缺乏广大的国际市场与丰富的应用场景,强行鼓励他们发行国际数字货币,未免有些殷苗助长,说不定还弄巧成拙,增加金融风险。”黄益平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