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前副行长:比特币不可能成为“数字黄金”

03月15日 14:12
热度:6321

3月12日,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全球(特别是美国和欧洲)传播的速度和危害的程度突破预期的冲击,全球股市普遍大跌,其中11个国家爆发股市熔断,金融市场一度非常恐慌。在这种危急时刻,曾经被很多人狂热追捧和极度信仰的,认为将取代现有的主权货币(法定货币),成为数字经济时代颠覆和超越国家主权(无国界)的新型“数字货币”,并作为“数字黄金”,将成为非常重要的保值和避险资产的比特币,其市场价格不仅没有上升,反而出现更大幅度的下跌,24小时内最大跌幅超过50%,最低跌至3915美元,创下2019年3月以来的最低点。

这不仅使很多人热切期盼的“新增减半”(比特币推出后,每四年新增量自动减半)可能带来的价格上涨的所谓“减半行情”可能落空,还提前上演了市场价格的“减半行情”,一周之内价格大跌三分之二,以太币等其他“数字货币”也同样大跌,致使大量相关合约随之爆仓,很多人因而损失惨重,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市场的惨状大大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那么,经历这次面对疫情冲击的惨烈表现,还有人相信比特币是“数字黄金”或真正的“数字货币”吗?

比特币曾因为高度模仿黄金的机理(黄金在地球的储量是有限的,直观上,越往后越难挖到,新增量会逐渐减少,直至完全枯竭),确立了“总量限定(总计2100万个),阶段性(每十分钟)产出量(通过“挖矿”)固定,每四年新增量自动减半,到2140年终结)”的基本规则,并将规则内置于系统之中,运用去中心的区块链技术,由加入的节点共同运行系统、维护规则,共同验证和记录所有比特币的取得、转让和分布情况,从而形成“去中心化、公开透明、可以溯源、难以篡改”的分布式账簿体系。

由此,比特币被很多人认为是“数字黄金”,将能够克服国家主权货币过度被政府或货币当局操控,很容易超发滥发,造成货币大幅贬值甚至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或金融危机,无形之中将人们持有货币所代表的合法财富给掠夺殆尽等可耻问题,真正维持货币的独立、公平与圣洁,成为真正的“数字货币”,并且由于其存在“定期减半”机制,比特币不仅不会贬值,反而会因为新增产量定期减半而带来自动升值的结果,因此,必将颠覆和取代传统的国家主权货币,具有巨大的经济和社会价值,而且越早参与其中,就越容易获得并越有更大升值空间。这让人们对比特币充满想象和期待,确实增强了其吸引力和传销力。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参与,特别是在比特币基础上又催生出以太币等越来越多的网络“数字货币”,以及推出网络数字货币的“首次货币发行(ICO)”,扩大了比特币的应用场景之后,比特币以及以太币等“数字货币”的价格总体上开始快速攀升,其社会影响不断扩大。特别是2016年包括中国在内,不少国家央行宣称要研究和尽快推出“央行数字货币(CBDC)”,让很多人认为正是比特币一类新型“数字货币”对国家主权货币形成了巨大冲击,迫使央行急于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因而更加相信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具有巨大价值,随之ICO快速升温,带动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大幅度上涨,比特币从2016年最低时不足200美元,一直上升到2017年11月高峰时接近2万美元。

这一过程中,挖矿炒币在中国更是火热,走在了全世界的前列,也由此产生了令人震惊的风险隐患。正因如此,中国央行于2017年9月4日率先叫停ICO(“9.4禁令”),并随之叫停数字货币交易及其资金清算,使其在中国的发展受到强力阻击。但其在全球的热潮仍在继续,直到11月份达到高峰。随着更多国家加强ICO的控制,比特币的价格从11月份的高峰不断下跌,到2018年底,基本上徘徊在4000美元左右。这种大幅度跌价,原本可以让很多人警醒,但却被更多地解释为是受到各国央行等权力部门强硬监管或打压的结果,阶段性下跌,并不代表其真实价值。

到2019年,越来越多的大型机构,包括摩根大通银行、沃尔玛和Facebook等纷纷发表公告,宣称将应用区块链技术推出与法定货币等值挂钩,或与多种法定货币结构性挂钩的“稳定币”,这再次激发了人们对区块链,以及率先应用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热情,加之比特币到2020年5月将迎来新的增量减半,不少人开始抢在之前加杠杆扩大持仓,推动其价格再次升温,到2019年高峰时突破12000美元,到当年年底时,受一些因素的影响,基本徘徊在8000多美元的水平。进入2020年,又曾一度突破9000美元,有人因此认为年内有望创出历史新高。

但事与愿违,预料之外的新冠疫情却再次将比特币价格打回原形,并且充分暴露出,比特币根本不可能像黄金一样,具有较强的保值作用,可以成为重要的避险资产,最后,可以避险的,依然还是黄金及最主要国家的国债和货币。

事实上,比特币尽管高度模仿黄金的机理,但它却根本不是真正的黄金,只能是数字化的“虚拟黄金”或“虚拟资产”。同时,这种将总量和阶段性产量完全事先设定,而且阶段性产量定期减半,没有调控余地的设计,使得货币流通量难以与可交易的社会财富的规模相对应,同时,缺乏国家主权和法律保护,也就失去有保障的社会财富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必然使其币值难以保持基本稳定,完全违反了货币作为价值尺度的本质定位及其发展进步的基本逻辑,不可能取代国家主权货币成为真正的流通货币,最多只能是一种特殊的虚拟资产,或者只能在特定范围内使用的商圈币或社区币。

它们可能成为一种投机炒作的标的,但其价格难免大起大落,具有很大的金融风险。即使使用区块链技术推出与某种法定货币等值挂钩的“稳定币”,也同样如此,只能是一种代币。与多种法定货币结构性挂钩的设计(如Libra),本身就是要打造超主权货币,就更是违反货币逻辑,不可能与其篮子货币同时并存,难以真正推出和有效运行!

正是基于对货币的深入研究,本人从2016年比特币、区块链开始升温时,就明确指出:比特币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货币并取代法定货币;央行不可能比照比特币、以太币设计和推出去中心的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只能是法定货币的数字化,注重替代现金,在发行和结算方式上发生变化;区块链的发展必须跳出比特币挖矿造币的范式,真正注重于解决实际问题。

在2017年中国“9.4禁令”颁布之前的7、8月,基于当时出现数字币、区块链的狂热现象,通过微信公众号连续发布两篇题为“必须理性看待区块链、数字币”、“必须准确定位和有效监管数字币”的万字长文,强烈呼吁加强比特币等数字币交易,特别是ICO的监管,曾引起很大震动(争议)与广泛影响。

之后,不断强调必须理性看待和有效利用区块链,反复强调比特币等网络“数字币”,以及与单一法定货币等值挂钩的稳定币都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货币。在Facebook发布与一篮子货币结构性挂钩的“Libra”白皮书,让很多人对其发行与影响充满信心,甚至认为其可能强化美元等篮子货币的国际地位,对人民币可能带来巨大冲击,强烈呼吁人民币应该加入其中或鼓励中国公司发行类似的数字货币的情况下,旗帜鲜明地指出:“Libra难以成为超主权世界货币,甚至根本就不可能成功推出”。在2020年春节期间又在微信公众号上推出“信用货币辨析”系列讲解,其中第三部分“对各类‘数字货币’的基本判断”再次阐述和强调了相关的观点。

这次疫情冲击下,比特币等“数字币”价格大跌的表现,理应让人们充分认识到,它们不可能成为“数字黄金”,也不可能成为强势货币或避险资产,应该从对各类“数字货币”的幻想中彻底摆脱出来,对货币有个清醒和准确的认知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