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DC与Libra央行数字货币领域暗流涌动

2019-12-30 15:13
热度:9604

我们正处在历史性变革的起点。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在央行数字货币领域,一只名为Libra的蝴蝶已煽动了它的翅膀。

央行数字货币,简称CBDC(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是由国家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从2009年中本聪发布比特币白皮书以来,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由于其高波动性、不稳定等因素,一直不被主流机构和组织认可。在国家层面更是如此,但是随着区块链等技术不断成熟拥抱数字货币、发行自己的CBDC央行数字货币逐渐被一些小国家视为实现“弯道超车”的机会。

厄瓜多尔

厄瓜多尔币厄瓜多尔是第一个发行CBDC的国家。其在2015年2月推出一种新的加密支付系统和基于这个系统的厄瓜多尔币。厄瓜多尔币受其央行的直接监管。对符合条件的厄瓜多尔居民开放使用,民众可以在超市、商场、银行等场所使用厄瓜多尔币。这一场主权加密货币的实验没有成功。据统计,厄瓜多尔币的流通量只占到厄瓜多尔总货币量的万分之零点三不到。得不到民众使用的厄瓜多尔币在2018年4月份宣告停止运行。

委内瑞拉

石油币同样为南美洲国家,委内瑞拉为了解决国内货币稳定、实现经济转型,缓解国内严重的通货膨胀问题。在2018年2月宣布发售“石油币”,由委内瑞拉央行负责发行,价值与油价挂钩,发行参考价60美元,发行量为1亿。

然而关于石油币的公开信息却少之又少,也没有在公开市场上交易。石油币甚至被很多人定性为一次国家级的资金骗局。其他国家此外已经发行国家级数字货币的国家还有突尼斯、塞内加尔和马绍尔群岛,但都没有获得全国范围的采用。

由此可看出,之前发行CBDC的行为主要是小国家为主导由于其实力跟经验不足,取得的效果不是很理想,大型经济体对其仍持有谨慎态度。真正让主权加密货币开始被广泛关注的,是Facebook的Libra(天枰)加密数字货币计划。

Libra:货币领域的搅局者?

2019年6月18日,国际社交巨头Facebook公布其加密数字货币项目Libra白皮书,世界哗然。Facebook试图发行一个名为Libra的数字货币,帮助发展中跟欠发达国家的人民实现简单、快捷的跨国转账跟普惠金融。为此,Libra将由“独立于”Facebook的Libra协会运营,并将将与其储备中的一篮子法定货币和短期政府债券1:1相挂钩,使Libra的价格将保持相对稳定。其对世界金融体系的影响将是多方面的,Facebook的用户遍布世界各地,有27亿之多,哪怕转换率是10%,也有将近3亿的用户。


再加上赢者通吃的网络效应,它的用户群会非常庞大。因此Libra最大的优势,是它的用户基础,依托于庞大的用户,支持交易跟跨境支付等支付场景的Libra会很快被发展中国家与欠发达国家地区接受。掌握Libra发行权与控制权的Libra创始协会,既要扮演Libra的中央银行的角色,同时也可能会演变成一个私营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而且在私营部门里,它会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影响力还要大。而这必将对现有的货币金融体系带来极大冲击。

各国的担忧与应对

自从Libra白皮书发布后,全球隐私监管机构、央行官员和财政部长都对Libra表示担忧,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推文表示Libra“没什么地位或可靠性”,在美国“唯一一种真正的货币是美元”。


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言也曾表示出对于Libra的担忧,同时宣布将不授权Libra的欧洲的运行。与此同时欧盟央行行长也对Libra发行后,可能对网络安全、洗钱、恐怖主义融资、隐私保护、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和金融稳定等方面造成不稳定。

但是面对Libra对自身主权货币的威胁,各国也加大了对自身CBDC主权加密货币的关注。法国和德国均呼吁欧盟央行(ECB)的实施自身的CBDC计划,即开发一种由欧洲央行支持的数字货币,与 Facebook 的 Libra 抗衡。而中国对Libra表示了密切关注,也在加快了中国国家数字货币的步伐。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表示中国的数字货币也将很快跟大家见面。

危机or转机

新生事物的诞生往往伴随着激烈的讨论跟谨慎的态度。但随着区块链、数字货币等问题的凸显,如何制定对数字货币监管,是否要研发自身的CBDC央行数字货币,如何在这场数字货币的革命中抢占先机,是每个国家均要考虑的问题。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虽要忍受痛苦,但也第一时间享受到了美味


相关新闻